您的位置:荣耀彩票 > 新闻中心 >

还校园以宁静,何必“让每一堵墙都说话”?

日期:2018-10-25 06:05

一个不关注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和基础文明素养养成的学校,贴多少“不许”“禁止”等的标语都换不来校园环境的宁谧和洁净;一个不懂得尊重每个教师和学生的独立人格的学校,也不必奢谈“自立”与“民主”的学校精神。

我经常逛街,因为我相信在闲逛中会有更多的想法。比如,我曾经就去了位于淮海路的IAPM,这是一个豪华的商业广场,装修设计非常好。在一个转弯处,我被一堵装饰墙吸引住了,凸起的几何装饰由于背景灯光的照射,给人一种柔和、平稳的感觉。如果你手边正好有一本书,我觉得你会很快打开它,然后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专心地阅读。这时候,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,如果我们的学校有这样一堵墙,效果是不是会很好呢?不过,我又很快否定了这样的想法,因为我不能确定没有明确的口号标语的装饰墙,是否能够被现在的大多数学校接受——但是,我真的觉得学校的墙壁实在是太“聒噪”了。

在中国,几乎所有的学校墙上会有很多的标语,要不是学校的办学理念、校风校训之类的东西,要不是不厌其烦地在自来水龙头边贴上“不要让眼泪成为地球上最后一滴水”,或者在厕所里贴上“上前一小步,文明一大步”“来也匆匆,去也冲冲”,或者在餐桌边贴上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要不是在草地上插上“依依芳草,踩之何忍”之类的提示语。这是很多学校所谓文化建设的重要经验,叫作“让每一堵墙都说话”。

是不是每一堵墙都说话了,我们的教育目标就会达到呢?记得有一次在一所学校访问时,我问一位刚从自己班级里跑出来的学生,你们教室外面的墙上贴着哪位科学家的画像,他说了什么名言?学生支支吾吾地猜了几个,都不对。我说,你不是每天都在教室里进进出出吗,为什么不知道墙上贴的是什么呢?那位学生说,每天都匆匆忙忙的,没顾上看。喏,这就是所谓的效果,“熟视而无睹”,就是对“让每一堵墙都说话”的回答。

另一次,我遇到一位女高中生,她对我说自己特别反感草地上“依依芳草,踩之何忍”的提示语,“好像我们一定会去踩它似的”——她说话的时候,露出很委屈的神情。

在我任教的学校,有一幢楼叫“济美楼”,名字来自《左传》,所谓“世济其美,不陨其名”。它的周围长着许多橘子树,橘子成熟的时候,黄澄澄的,煞是诱人。不过,橘子树旁边并没有“请勿攀折”之类的牌子,学生也不会去采。来参观的教师表示很惊讶,而我总是淡淡地说,“这大概就是我们学校的‘腔调’吧”。非我之属,莫之取也,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质而已,用不着大惊小怪。当然,学校里我喜爱的还有随意放置在门厅里的钢琴,每个学生都可以走过去,坐下来弹一曲,即便不会弹,小心翼翼地打开琴盖,轻轻地敲击一下琴键,让那清脆的乐音在过道里飘荡一会儿,也是很美的。每天中午的时候,总会有些此中高手在那里弹奏,乐声悠扬。有一次,我对同事们说:孔子所谓弦歌不绝,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形吧。而且,虽然没有“爱护公物,人人有责”的牌子,这架钢琴放在那里好多年了,从没有损坏过。我不敢说,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但是至少我知道,孔子的家里一定不贴标语。

还有一件事情,也让我很有感触。有一次我参加社区活动,带一群大妈参观上海音乐厅。一路上,大妈们的大嗓门让我很担心,但是当她们进入上海音乐厅这座富丽堂皇、颇具法式浪漫风情的建筑时,人人都压低了嗓门,还时不时地相互提醒。这让我很是感慨。那一刻,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建筑本身的力量。

说到底,我还是很反感我们这种“标语满天飞”的状态。我觉得这样直白的“教育”,不但发挥不了教育的作用,有时候还会产生负面影响。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大凡写着“请勿乱扔垃圾”的地方往往是垃圾最多的地方,写着“在此处撒尿者是王八”的地方往往尿迹连连。其实,中国长期的封建专制统治造成的一个十分恶劣的结果就是“话语权对立”。百姓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站到“话语权”拥有者的对立面,并且下意识地认为,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。所以,明明写着“文明行路,不闯红灯”,只要没有监控,大家纷纷去闯,全然不顾红绿灯是对所有行路者的保护这个事实。此外,“话语权”的拥有者又有着滥用话语权的癖好,上至国民精神,下到吃喝拉撒,都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指导性意见。这就造成了标语的泛滥。

此外,时时处处的标语,其实也体现了对人的不尊重和不信任。该怎么吃饭,该怎么上厕所……似乎料定你一定不知道这样的道理。殊不知,这种不信任感有时候反而会激起人们尤其是年轻人莫名的“逆反”情绪。熟视无睹,是说标语的无用,一旦激起逆反情绪,则会走向贴标语者意愿的反面。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的内心一直浮现的是《庄子》中的一句话: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”天地不用整天标榜自己的美好,但是它用湛蓝的天空、闪烁的星辰、繁茂的植被、多样的地形,将自己的美好展现在人们的面前,让人们由衷地感受到天地涤荡人心的美。荣耀彩票就像上海音乐厅,它就那样静静地存在着,却用自己的气质和氛围让习惯于大嗓门说话的菜场大妈也敛神屏气。一个纤尘不染的地方,没有人会随便乱扔垃圾;一个气质高雅的人,常常会让别人肃然起敬。道理就是这样简单。

同样,一个不关注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和基础文明素养养成的学校,贴多少“不许”“禁止”等的标语都换不来校园环境的宁谧和洁净;一个不懂得尊重每个教师和学生的独立人格的学校,也不必奢谈“自立”与“民主”的学校精神。

我并不是说“让每一堵墙都说话”本身有什么错,而是“让每一堵墙都说话”的方式值得推敲。比如IAPM的那堵墙,并没有贴上“宁静致远”之类的格言,却会引发人们在喧闹红尘中寻求一刻的静谧与沉思。中国古代的书院,一定是没有物业保洁员的,洒扫庭除,是每一个书生的早课,这样的传统在我国台湾和日本都还有延续。经过自己认真打扫、不染纤尘的环境,还要贴上“此处禁止……”等的标语吗?你以为一堵洁白的墙壁发挥的教育功能,会比贴满标语口号的墙的教育功能小吗?

甚至有时候,我会负气地想,那些要求贴标语口号的人,他们自己真的认同这些主张吗?他们自己能做到吗?如果是口是心非,岂不是更加可怕!

我们一直说要还校园以宁静,是不是也应该包括不要让学校的每一堵墙都喋喋不休这一层呢?

来源 |郑朝晖著《好教育改变人的气质》